固镇| 南宫| 泾县| 临城| 正定| 建宁| 宁武| 福山| 尖扎| 白山| 康县| 铜山| 堆龙德庆| 太和| 新蔡| 澄江| 巴楚| 漳浦| 临安| 西乡| 印江| 连州| 南海镇| 鹿寨| 萧县| 诏安| 汉沽| 四平| 叶城| 郓城| 吉木乃| 五峰| 桂阳| 陇南| 紫云| 会理| 东山| 福海| 新晃| 茶陵| 本溪市| 双城| 浦北| 武邑| 萧县| 潼南| 陈仓| 临猗| 昌平| 天津| 南岳| 米易| 泸定| 樟树| 泽普| 正宁| 大英| 安西| 新巴尔虎左旗| 绥宁| 金华| 万全| 大方| 当雄| 柘荣| 铁山| 库伦旗| 新郑| 彭山| 合山| 田林| 东方| 武昌| 宜昌| 原平| 扎鲁特旗| 隆林| 长白山| 建瓯| 宜都| 鲁甸| 大通| 重庆| 郫县| 大方| 乳源| 阿荣旗| 邹平| 鄂温克族自治旗| 贵定| 奇台| 金湖| 金沙| 唐海| 壶关| 登封| 衡阳市| 绥芬河| 杭州| 康乐| 革吉| 分宜| 岱山| 柳江| 清河| 山丹| 襄汾| 庐江| 鹰潭| 米泉| 嘉兴| 石家庄| 建阳| 济阳| 滦平| 六合| 麦积| 西昌| 富平| 洮南| 竹山| 通化县| 普陀| 日土| 嘉义市| 丹棱| 新津| 平川| 阳原| 和硕| 抚顺县| 高平| 汕头| 栾川| 库伦旗| 普兰| 巢湖| 黄陵| 贵定| 平远| 广宗| 喀什| 四平| 江都| 湘潭市| 阳朔| 桐梓| 蛟河| 罗定| 库伦旗| 禄劝| 获嘉| 甘肃| 宜良| 丹凤| 岚皋| 涡阳| 西藏| 垦利| 元阳| 冷水江| 新源| 东丽| 紫阳| 吴中| 台州| 延津| 岷县| 方山| 盘锦| 花莲| 从江| 称多| 弥渡| 南山| 本溪市| 万安| 开化| 大同县| 麻阳| 乌兰浩特| 隆德| 大名| 栾城| 睢县| 确山| 吕梁| 台南市| 石屏| 溧阳| 中阳| 平原| 中方| 连平| 头屯河| 阜新市| 胶南| 日土| 慈溪| 新余| 顺平| 南江| 安达| 延长| 三门| 南安| 巴里坤| 东光| 丰南| 共和| 霸州| 彰武| 鄢陵| 株洲县| 锡林浩特| 喀喇沁旗| 中山| 甘德| 威信| 西藏| 惠农| 山海关| 阆中| 厦门| 呼伦贝尔| 围场| 沂源| 蒲江| 富锦| 文昌| 苏尼特左旗| 海淀| 施甸| 黄石| 丹凤| 深圳| 博湖| 儋州| 临海| 甘肃| 新乡| 南雄| 东乌珠穆沁旗| 沿滩| 突泉| 聂荣| 泸西| 富源| 阜平| 班戈| 旬邑| 古浪| 上虞| 广饶| 阜城| 石城| 元阳| 茌平| 铜陵县| 新野| 治多| 鸡泽| 涉县| 绍兴县| 创业

新闻

首页 >> 国际 >> 正文

国际贸易应基于规则而非强权 中国向WTO起诉美国

发稿时间:2019-09-22 03:31:00 作者:吴琼 来源: 法制日报

  针对美国自9月1日起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5%关税的措施,中方已经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DSB)下提起诉讼。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5日再次强调,中方目前没有撤回诉讼的考虑。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作为世界贸易大国和WTO的重要成员之一,中国正日益了解并熟练掌握WTO规则,运用WTO允许的法律手段解决争端,并积极运用WTO争端解决机制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这一举措与美方公然恶意破坏WTO规则、无视《WTO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相关规定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

  公然违背WTO程序规则

  正如高峰所言,美方的征税措施严重违背自由贸易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在WTO对美方提出申诉,是中方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行动,同时也是中方捍卫多边贸易体制的举措。”

  中美贸易摩擦,不仅是全球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较量,更是一场多边对单边、规则对强权、自由贸易对保护主义的全球性较量。作为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定支持者,中方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提起诉讼,本身也是对多边贸易体制的维护。

  自由贸易和多边规则体系是WTO的基础和核心。从《1994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到《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均将“互惠互利、削减关税、消除歧视”作为重要目标,并据此确定了一系列原则。这些原则和纪律被奉为多边贸易体制的圭臬,多年来被WTO成员作为重要的行为准则予以遵循。

  美方加征关税,对中国产品歧视性征收高税率,既违反“互惠互利、削减关税、消除歧视”目标,也与最惠国待遇和约束关税义务相冲突,是对WTO原则的违背。中国常驻WTO代表张向晨就此指出,美方做法系蓄意严重违反WTO最基本、最核心的最惠国待遇、关税约束等规则,是典型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行径。

  美方对中国输美产品强行加征关税所依据的是其《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自1974年以来,美共动用301条款对数十个国家、地区发起了100余起301调查,对国际贸易规则构成极大破坏,对多边贸易体制构成极大威胁。

  2000年WTO曾对此作出明确裁决:美国基于301条款采取单边措施与多边贸易体制不相容。同时,美方也“以明确、正式、再次以及无条件方式承诺,美国贸易办公室将仅依据WTO争端解决机构裁决作出认定”,亦即承诺美国不会在没有WTO相关裁决的情况下,单边使用301条款,否则将承担国家责任。

  张向晨指出,根据WTO裁定和美国承诺,美方不能通过301调查单边认定其他成员做法是否违反WTO规则,须依据WTO规则和争端解决机构的裁决。

  对于美国近期的做法,巴西中国问题研究所所长罗尼·林斯指出,美国单方面向中国提出加征关税,违反了WTO规定,是美国不履行WTO义务的表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中国国际商法与国际经济法中心联合主任王衡认为,美方做法挑战了WTO的专属管辖权,其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采取的单边措施违反了《WTO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的相关规定;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日前也曾表示,美国试图凌驾于规则之上的以自我为主的做法是错误的,“21世纪国际贸易需要基于规则的游戏,而不是基于实力或者强权”。

  在此情况下,中方根据WTO相关规则,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起诉美国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不仅是对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也是对多边贸易体系和国际贸易秩序的坚决捍卫,是一场多边对单边之战。

  诉诸WTO获国际社会肯定

  中方是多边贸易体制的积极参与者、坚定支持者和重要贡献者。中方将美方有关做法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也是希望并相信WTO争端解决机构会客观、公正处理本案,切实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秩序。

  在中国商务部宣布中方已经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向美方提起诉讼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日经中文网等多国媒体都在评论文章中指出,中国此举向国际社会显示中国重视WTO体制。

  WTO提供并鼓励通过争端解决机制来处理成员间的贸易纠纷。WTO现行的争端解决机制是以关贸总协定数十年争端解决实践为基础,经过发展和创新而确立的,是成员之间处理贸易纠纷的途径之一。在这个多边机制中,成员不分大小强弱,都有权援引争端解决机制来谋求公正、合理地解决相互间的贸易纠纷,而任何成员违反WTO协议的做法都可以在争端解决机制下受到质疑和纠正。

  王衡说,WTO争端解决机制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一个平衡作用,提供一个以规则为导向的争端解决机制,争议各方都可以起诉和应诉,就法律问题展开争论,最后由WTO上诉机构进行裁决,维护国际贸易秩序,减少规则滥用的可能。

  相较于美国政府绕过WTO争端解决机制一意孤行的单边主义行径,中方将美方有关做法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做法获得国际社会一致肯定。

  近年来,包括欧盟国家、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友在内,世界多国都表态反对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并指责其公然践踏WTO规则的行径,甚至欧盟2018年已因关税问题向WTO起诉美国。

  自2018年以来,美方一些人发起和升级中美贸易摩擦,严重违反WTO规则,破坏国际法治和国际贸易秩序,其损人害己行径已招致国际社会乃至美国国内各界广泛批评。与之相比,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中国,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国际法治的坚定维护者和建设者。此次中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对美方提起诉讼,将官司打到WTO,孰是孰非,相信包括欧盟、日本在内的许多WTO成员以及国际社会早有公断。

  需警惕美方“双标”嘴脸

  WTO争端解决机制被誉为“WTO皇冠上的明珠”。根据现行《WTO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及其附件的有关规定,WTO争端解决的基本程序大致包括磋商、专家组审理、上诉机构审理、对裁决的监督和执行等四个阶段。根据WTO规则,美方有60天的时间设法解决这起最新争议。争端解决过程或将耗时数年。

  若最终WTO争端解决机构判定美国违规,那么中国可能获WTO允许采取贸易制裁措施。但是,也要警惕美国面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以及WTO裁决的“双标”嘴脸,即美国一方面希望利用争端解决机制为其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措施寻找借口和理由,另一方面又不愿受到争端解决机制规则及裁决的约束。

  例如,今年7月16日,WTO发布上诉机构报告,裁决美国未完全履行2014年WTO裁决结果,其对中国进口商品实施的部分反补贴措施仍违反WTO相关规定。WTO上诉机构支持2018年3月发布的专家组报告裁决结果,裁定美方针对中国生产的油井管、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实施的11起反补贴措施违反《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相关规定。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此表示,本案原审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均已裁定美国涉案反补贴措施违反WTO规则,要求美方纠正其违规措施。但令人遗憾的是,美方在执行WTO裁决过程中仍继续使用违规做法。近年来,美国对败诉置之不理的傲慢及“双标”嘴脸持续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指责。

  多国媒体预计,面对中方依据WTO规则向其发起的诉讼,美方或将采取多种手段逃避责任,甚至有媒体预计特朗普政府或再度祭出“退出WTO”的威胁手段。特朗普此前曾在多个场合表达对WTO的不满,指鹿为马地抱怨“WTO是世界其他国家设计来压榨美国的”“在WTO我们很少赢官司”等等。特朗普的威胁更像是一种施压手段,在因挑起贸易争端而遭受多方诉讼之际,试图把“美国优先”强加给WTO。

  与之相比,中国与其他WTO成员携手维护规则,共同捍卫人类共同利益和文明发展成果。中方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对美方做法提起诉讼,并不是追求即时利益,而是通过维护WTO的权威性,捍卫多边贸易体制及国际贸易秩序。

责任编辑:郭森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中国青年报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
莱溪乡 靖江道 新开路胡同 顺义公路局 端庄村委会 双东路 东北大马路 唐山市高新技术开发区 多祝镇
三林 长阳路口 钱粮胡同 柏家乡 马城镇 一市镇 嘉园二里南门 新百大 华新建居委会
武清区开发区虚拟街道 灯笼库 球场街 八宿 军粮城镇 燕子口镇 华泰 体院北路 东边 彭高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